「生病就不用做飯了嗎,矯情什麼,家務活就是女人的事」

和李青馬上就要和自己爸媽團聚的愉悅心情不同,我在知道公婆一周後要來我們小家的時候,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甚至有種想要逃避的感覺。當初我娘家之所以願意給我們買婚房,就是不想我婚後和婆婆同住,擔心我受委屈。說好就是給生活費,然後每周都過去看他們。可是,這結婚也才半年,還是不能避免的要和公婆同個屋檐下了。

但我也知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公公身體不好,我和李青婚禮前,他就去檢查過。醫生說了,要是下次復發,那就要在這邊做好長時間治療的準備。這次復發了,婆婆就給李青來了電話,不用住院,那肯定就住我們小家,總不能讓生病的公公去住旅店吧。於情於理,我都不能拒絕,只能是惴惴不安的等待著。

婆婆這人怎麼說呢,不能說她壞,戀愛的時候去家裡,她倒不是故意為難我,就是從心底認為,很多事情就是應該女人做的。所以喜歡使喚我,見不得我閒著,各種教我怎麼燒菜,怎麼做家務。我爸媽雖說只有我一個孩子,倒也沒有特別寵我,所以家務活什麼的不說非常好,但是日常燒菜煮飯啥的,也是會的。

不過我從小家裡的氛圍就是爸媽彼此尊重,誰有空,就誰做,兩個人都在家,那就一起,說說笑笑,然後家裡弄得整整齊齊的。我喜歡這樣的氛圍,從來不覺得就必須是女的來做家務。我和李青結婚後,自然也是這樣的,他工作比較空閒,自然工資也不高,下班也比我早,所以一般來說,要麼我們約好一起在外吃飯,要麼就他買菜回家做飯,我一般就是周末和他一起打掃房間,然後洗衣服啥的。

我知道婆婆是肯定見不得這樣的,也不知道鬧出什麼樣的矛盾來,所以她沒來我就開始惆悵了。公婆來的那天,我緊趕慢趕還是比李青到家晚,婆婆已經做好了晚飯,可能是第一天,加上一到家我就詢問公公的病情,所以婆婆臉色雖然難看,倒也沒多說什麼。晚飯後,我主動收拾碗筷去洗了,眼神的餘光看到婆婆總算有了點笑臉。

「生病就不用做飯了嗎,矯情什麼,家務活就是女人的事」

第二天請假陪公婆去的醫院,檢查下來就是治療一段時間,算了下大概要一個多月。我工作實在忙,公婆肯定是不肯天天在外面吃飯的,一開始的幾天還是李青到家後燒菜做飯,但是婆婆都不讓他進廚房,自個來,見我回來就吃現成的,臉色是一天比一天難看,主動洗碗也沒啥用了。一周後我和李青商量,那接下來我儘量早點回來,你買菜回來就放在那裡就好,等我到家就能開始做飯了。

後來就真的是等著我回來做飯,我累了一天,回來還要燒菜做飯,婆婆還要各種說哪個菜做的不好吃,不合她兒子的口味。飯後洗碗,打掃房間,還要各種嫌棄做得不夠好。也才一周過去,我也受不了了,在婆婆對我指指點點的時候,也話里話外的懟了她幾句。

婆婆自然是聽的出來的,對我態度越發的不好了,在她看來,我這樣就是對她的不孝順,對她兒子不體貼。然後在一次我感冒,回來整個人都沒力氣的時候,李青看不下去了,讓我歇著,他去做飯。婆婆不肯,說哪有男人進廚房的,就感冒而已,不要這麼矯情,要像個女人。說了一堆,越說越難聽,一邊推李青離開,一邊推著我去廚房。

「生病就不用做飯了嗎,矯情什麼,家務活就是女人的事」

可能是之前壓著的不滿終於壓不住了,又或者是今天人實在是不舒服,婆婆的這些話終於激怒了我。我不再和之前一樣,要麼隱忍,要麼也只是懟幾句而已,而是直接摔了婆婆硬塞在我手裡的盤子,表示我也上班賺錢,我賺的還比你兒子多,憑什麼家務活就等著我做,我不僅今天不做,接下來也不做了,你接受不了,你可以走,帶著你兒子一起走都可以。

說完我就回了房間,不再搭理外面的敲門聲,後來因為難受,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第二天驚醒的時候,我潛意識趕緊起來做早飯,結果出來的時候,發現早飯已經做好了,李青正在等我呢,而公婆已經去買菜了。他和我說,昨晚和婆婆說了很久,婆婆雖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也聽進去了,也覺得兒子說的話有道理,一家人確實應該是互相扶持,而不是一味的讓一個人付出。說了以後不再用她的觀念來指責我,我這麼辛苦,她也要為這個家出分力。

剛吃好早飯,婆婆回來了,見我有點尷尬,我想了想昨晚自己說的話,雖說婆婆說的話難聽,但她好歹是長輩,何況她也不是故意針對我,就是從心底認為這是對的而已。我主動和婆婆打了招呼,婆婆開心的點頭,笑著說,自己問了李青,買了你最喜歡吃的菜,晚上燒給你吃。我看著一家人都笑嘻嘻的,心情格外好。

「生病就不用做飯了嗎,矯情什麼,家務活就是女人的事」

其實一個家庭,真的不存在什麼事情必須是女人做的,又或者什麼事情必須是男人做的,一家人,互相扶持,彼此包容,這樣才能和和睦睦。

作為婆婆,兒子結婚後,小家的事情,就是兒子和媳婦兩個人商量著來,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去干涉,甚至強硬的指責,做一個拎得清,尊重兒媳婦的婆婆,才能得到兒媳婦從心底的尊重和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