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不帶降落傘從空中自由墜落是一項難以想像的事,更不要說從民航飛機飛行的高空落下….

然而,一位名叫Vesna Vulović的空姐,卻是從1萬公尺高空自由墜落還存活下來的人,

她,是一場空難中的唯一倖存者,也是目前有記載的,人類自由墜落存活最高紀錄保持者。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娛樂城

她從1萬公尺高空自由落下,不但罕見地活了下來,

更令人驚訝的是,她存活的最大原因,

竟然是當初差點讓她當不上空姐的身體缺陷,

這個另類世界紀錄的故事,讓我們從頭說起。

1950年1月3日,Vulović出生在南斯拉夫首都貝爾格萊德,

父親是個商人,母親是個健身教練,小時候的Vulović沒有宏大的夢想,

因為家境不錯,她從小就由著性子做事,

然而,她做夢也沒想到,一連串的隨心而發,最終陰差陽錯,造就了自己傳奇的一生。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從少年時期開始,因為無比熱愛披頭士樂隊,

大學才上了一年的Vulović就跑到倫敦去追星,

倫敦還沒有待上幾天,又跟一個瑞典閨蜜跑到了斯德哥爾摩,

最終,父母因為擔心她學壞,強行讓她回到了貝爾格萊德,

回到貝爾格萊德的Vulović卻一刻也安定不下來了,

她對父母表示,自己終於找到了人生的夢想:

要當一名空姐!

“我一個好朋友當了空姐,她穿制服的樣子簡直美到不行!

而且,每週都能飛一趟倫敦,我也想每週都去…..”

拗不過女兒,父母最終同意了Vulović去的志向。

1971年,21歲的Vulović向南斯拉夫最大的航空公司JAT Airway遞交了申請,

正式應徵空姐的崗位。

當空姐的第一步就是體檢。

Vulović突然慌了,她想起自己有多年的低血壓病史,

一旦體檢出血壓不正常,空姐夢很可能就此破滅。

想來想去,Vulović決定出個奇招:喝咖啡!

體檢之前,Vulović狂喝了N杯黑咖啡,指望憑藉咖啡因的作用,讓自己的血壓暫時升上去。

沒想到這一招竟真的讓Vulović有驚無險地通過了體檢。

接下來的面試等都一切順利,Vulović如願以償地穿上了JAT Airway的制服,當上了空姐。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接下來的日子,Vulović在公司分配的航線上兢兢業業地飛著,

然而,剛做了8個月,一場意外的“驚喜”,徹底改變了她的命運。

1972年1月,JAT公司總部把Vulović和另一個同事的名字搞混了,兩個人名字相同。

陰差陽錯,Vulović被分配到了從貝爾格萊德飛瑞典,

途中經停丹麥哥本哈根的航班JAT Flight 367。

然而,得知自己名字被搞混的Vulović沒有沮喪,

她一直沒機會去丹麥,現在終於意外獲得了一個機會,Vulović很是偷著樂了一陣子,

不過,她要是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恐怕打死也不會接受這個安排。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26日這天,JAT Flight 367按原計劃從瑞典斯德哥爾摩飛往貝爾格萊德,

途中經停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和克羅地亞首府薩格勒布。

下午1點半,JAT Flight 367準時從斯德哥爾摩起飛,

下午兩點半,這架麥道DC-9準時降落在了哥本哈根機場,截止目前為止,情況一切正常。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停靠的間歇,所有乘客都下了機,Vulović注意到了一個奇怪的男乘客,

這名乘客看起來神情有些異樣,似乎有一絲隱約的殺氣:

“不只是我,當時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他,包括哥本哈根的地勤主管。”

這名乘客在哥本哈根下了飛機,就再也沒有上來。

3點15分,JAT Flight 367航班再次從哥本哈根起飛。

飛機引擎帶著巨大的轟鳴升入天空,很快爬升到了1萬公尺高空的平流層。

之後,飛機開始平穩飛行。

飛了40多分鐘之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大約下午4點,

此時飛機正飛機捷克斯洛伐克的Srbská Kamenice上空,

Vulović正在飛機尾部忙著,突然,一陣巨大的悶響震撼了整個機艙!!

Vulović剛抬起頭,

就感到一陣無比強烈的衝擊波襲撲面而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被推向機尾。

原來,巨響是從JAT Flight 367的行李艙發出來的,不知什麼原因,行李艙發生了爆炸,

整個飛機從中部被炸開了一個大窟窿,

濃煙瀰漫了整個機艙,JAT Flight 367像一個失控的鋼鐵巨獸,拖著殘缺的機體墜向地面。

這個過程中,JAT Flight 367不斷地被強大的氣流摩擦到肢解,

從機身的裂縫之間,不斷有人被吸到空中!

一個,兩個,三個….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包括機組人員在內的28人裡的27人,此刻都被拋到了天空….

殘缺的機身在引力的作用下繼續進行著自由落體,

在飛機還未分解的尾部,一個失去意識的人被夾在了一輛餐車下面,

隨著機身一起自由落體,這個人就是Vulović!!

飛機的殘骸載著Vulović繼續沖向地面,越來越近。

首先出現的是一片大雪覆蓋的山坡,山坡上聳立的高大的樹木從,也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雪。

JAT Flight 367的殘軀沖向了樹叢。

不久之後,一位名叫Bruno Honke的捷克斯洛伐克當地村民被一陣巨大的轟鳴吸引,

他急忙向發出巨響的地方跑過去,

趕到現場時,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架巨大飛機爆炸解體後的殘骸,

附近還有收到殘骸衝擊後燃燒起火的樹木。

Honke立刻意識到了眼前發生的是一場空難,

在他的認知裡,應該不太可能有生還者,但他還是下意識地搜尋了一下,

然而,

在一片狼籍的機身殘骸中間,

他猛然發現了一個渾身血污的女人,她就是Vulović,

儘管身上的制服被鮮血浸透,但Honke依然認出她就是這架航班的空姐….

Honke趕忙上去試了一下她的鼻息:

還活著!

無比幸運的是,村民Honke本人是參加過二戰的醫療兵,

發現Vulović還活著之後,他立刻行動起來,

用盡一切急救知識保持Vulović的生命跡象,一直到之後的救援隊趕來。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救援人員迅速將Vulović送往醫院,

她的傷勢如此慘烈:

兩條大腿全部折斷,三塊脊椎骨骨折,骨盤撕裂,肋骨折斷數根,

頭骨也有嚴重撕裂,本人雖一息尚存,卻也陷入了深度昏迷….

在布拉格的醫院裡,Vulović總算脫離了生命危險。

然而,除了身上的重傷,她頭骨的傷勢也造成了她顱內出血,

Vulović又陷入了數次重度昏迷,

JAT Flight 367失事後的整整一個月,Vulović都處於意識極度不清醒的狀態,

一個月之後,Vulović總算恢復了一些意識,

但也只能記起一些簡單的片段,如登機前向乘客致意問好。

直到父母趕到醫院,Vulović中算又記起來更多的片段,

但關於26日那天的空難,她依然沒有什麼印象。

儘管醫生初期診斷,Vulović身上的傷非常嚴重造成了永久性傷害,很可能就此癱瘓,

然而,10個月之後,Vulović身體地很多功能卻在奇蹟般地恢復,

最神奇地,她竟然站了起來,重新開始走路了!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而隨著身體機能的恢復,她的意識也在逐漸清醒,

儘管大腦不時發生斷路,但她能記起的事越來越多了。

Vulović記憶恢復了,事故調查人員找到了她,開始讓她提供關於空難的線索。

隨著Vulović的回憶,

調查人員也開始慢慢解開了Vulović倖存的秘密,

那天,JAT Flight 367航班在萬米高空發生爆炸直到墜毀,

機上28人裡,Vulović是唯一的倖存者…

爆炸發生的那一剎那,Vulović很幸運地被壓在了一輛餐車下面,

這讓她最終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被吸出艙外。

之後,她隨著殘骸一起沖向積滿大雪的山坡,

高大披滿雪的樹木抵消了一部分從天而降的衝擊力,

然而,從1萬公尺高空自由落體下墜,

僅僅靠著山坡上的樹木,並不能完全抵消強大的衝擊力,

Vulović隨著一片殘骸被甩出了艙外,

她以驚人的速度,在慣性的作用下砸向積滿雪的山坡,

隨著一聲悶響,一切終於沉寂了下來。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然而,令空難調查人員大惑不解的是,

儘管有樹木抵消,有積雪減緩,1萬公尺高空下墜的衝擊力,Vulović依然不可能存活下來。

這一切,終於被Vulović的主治醫師解開了答案。

原來,主治醫生偶然翻看了Vulović多年前的體檢報告,

又結合她身體恢復後的檢測指標,發現了她隱藏多年的秘密:

Vulović長期血壓低於正常數值。

作為一個長期低血壓患者,她當初靠咖啡蒙混過關,成功當了一年多的空姐,

然而,正是低血壓這個缺陷,在關鍵時刻救了Vulović一命,

當她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雪地,

普通人經受這樣的衝擊,心臟已經爆裂了,

然而,作為一個長期的低血壓患者,心血管承受的壓力也相應小了。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好比一個灌了水的氣球,

當水越充足時,氣球越容易在被擠爆。

而水量不足是,氣球反而怎麼也捏不爆。

醫生認為,Vulović那長期低血壓的心臟,就是這個缺水的氣球。

就這樣,

一次陰差陽錯的調班,讓Vulović踏上了一段死亡航班,

卻又因為當初那個差點毀了她空姐夢的缺陷,使得她最終倖存了下來。

冥冥中,似乎都是命運的安排。

清醒後的Vulović,也和調查人員共同得出了一個推斷,

她和地勤人員在哥本哈根看到的那個神情異樣的男子,很可能就是安裝炸彈的恐怖分子。

但是由於沒有進一步的資料,空難的真正原因和幕後主使,迄今為止依然是個謎。

儘管遭遇了罕見的空難,還有過高空自由落體後倖存的驚險經歷,

Vulović並未因此留下心理陰影,

她依然熱愛飛行,

最終重回藍天,繼續擔任空務人員,一直堅持飛行,直到2016年滿66歲去世。

因為身體缺陷,她成了萬米高空墜落活下的第一人

談起那場罕見的自由落體經歷,

Vulović淡淡地表示:

“自從那次事件之後,我對人生的方方面面充滿了樂觀的態度,

很簡單,如果在我那樣的經歷中,你都能存活下來,

那以後遇到的任何事,都沒有理由活不下去….

來源來自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