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見鬼了,堂姐離婚怪我媽頭上 跑來我家把我全家罵一頓

堂姐,我親大伯的小女兒;比我大三歲;現在的老公是我媽媽兩年前介紹的;現在婚姻面臨失敗,開始埋怨我媽當初為什麼給她介紹這麼一個男人,是不是見不得她好什麼的?搞得最近我們都不回老家了。爺爺奶奶夾在中間也是難做人,我媽更是氣的晚上睡不著;這件事現在鬧得老家村子裡人盡皆知;親戚朋友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也不存在什麼公開不公開的,我就明白著說吧,也不怕有熟人看見。浙江人,紹興下面一個城市,老家是這個小城下面的農村,村子裡大家生活的也都不錯;

堂姐是我爸爸的親大哥的小女兒,我還有一個姑姑,一個二伯; 我爸爸年紀最小,姑姑是老二,二伯也比爸爸大將近八歲,所以樓主爸爸小時候受寵,讀書也是全家供著讀完了大學,因為這個當時也是分配到了比較好的單位,算是在我們那邊比較有出息的。我老媽家裡七個孩子,上面三個哥哥三個姐姐,她也是最小的,和老爸是大學同學,算是自由戀愛。因為老爸讀書的時候姑姑和大伯二伯都花了不少錢,甚至大伯結婚都因為供弟弟讀書推遲到將近三十才結婚的,所以我爸爸媽媽結婚後也幫襯家裡。大伯以前在老家開拖拉機,幫別人運運磚塊,沙堆什麼的,一天好的時候也有一兩百,但是這不是每天都有的,大伯母身體不好,就在家不工作。前幾年村子裡搞垃圾分類清理,我爸爸就托關係把老家那邊六個村子的垃圾清理工作爭取下來讓我大伯承包,工資是當地鄉政府出,一年十萬,加上那些垃圾歸類出來可以賣的部分一年下來也可以多幾萬的錢;大伯大伯母因為這件事也挺感激我爸的,凡是家裡有什麼特產了都會記得給我們送來;大伯的大女兒是大堂姐,今年31歲,中專畢業後也是我爸安排了工作,做行政,三千五一個月,五險一金都有 ;樓主高中的時候老媽幫忙介紹了她單位一個親戚的男孩子,大堂姐和大姐夫談了大半年就結婚了,現在生了對龍鳳胎,大姐夫原來是市裡職教中心的體育老師,後來自己考進了教育局;大伯還有個小女兒,就比我大了兩歲而已,讀的是大專,畢業後也托我爸找工作,我爸爸就說你是大專那就先去考個本科,這樣可以安排進事業單位;但是小堂姐就覺的太難了,想直接讓我爸給安排進去事業單位;我爸就說書是給自己讀的,考不進他也不會幫忙的;那個時候小堂姐就已經話里話外說我爸爸偏心,幫表姐進了寧波的一家大學做老師;天地良心啊,姑姑的女兒表姐是自己爭氣,當初高考就是我們市裡的前幾名,後來大學畢業姑姑一家還送她去國外讀了研究生;又在某知名英語學校做過一年工作,那個學校也是她自己考進去的,我爸和那個學校的一位領導只是大學同學,隨口說了一句,讓多關照點我表姐而已。後來小堂姐的工作還是二伯幫忙的,一家工廠的人事,二伯是那個廠里的車間主任;前年開始,大伯母就托我媽給介紹對象,一開始我媽也幫著介紹過幾個,有的是男方看不上我小堂姐,有的是我小堂姐看不上對方,中間倒是說過一個對象,兩人談的好好的,因為對方婚房不肯加小堂姐的名字小堂姐就鬧著分了;因為這事大伯大伯母包括大堂姐都說過小堂姐,說房子以後兩夫妻努力也會有的,大伯母也說過以後她出嫁會給她十多萬嫁妝,到時候如果買房子,男方出一部分,女方出一部分,一起買的房子,這樣寫小堂姐的名字也有底氣。但是小堂姐就是不肯,總是說大堂姐婆家好幾套房子,說表姐家也有房子,說我男朋友家也有好多房子,就她沒有會被人看不起什麼的,去年三四月的樣子,終於說好一個對象了,還是我媽給介紹的;其實準確說起來也不能完全算我媽介紹的;因為我媽私底下說過小堂姐這個性子不像大堂姐,說的好了是應該的,說的不好了還會遭埋怨,就不打算給做介紹了。那個男的是他家裡的阿姨問我媽媽家裡有沒有合適年紀的女孩子,她家有個外甥幾歲什麼的。剛好那天我奶奶七十九生日,我們這邊算八十大壽;那個阿姨就來了,然後小堂姐嘴挺甜的,阿姨阿姨的喊,那個阿姨就上心了,回頭就讓我媽給牽個線。其實我媽也了解過那個阿姨的侄子,比我小堂姐大兩歲,工作就是那個阿姨家的小廠里做模具;四千一個月,沒有保險;市中心有一套160平方的高層,全款;高鐵站附近還有一套正在建造的一百平方的房子,父母都在農村老家,是城中村,兩間三樓;獨生子。關鍵這個男的長的還蠻帥,180的個子,身材什麼都很好;我媽和大伯母說的意思是讓我小堂姐考慮清楚,好像是這個男的抽菸很厲害,學歷也只有中專,還是被學校開除的。但是我小堂姐見了兩面就覺得這個男的好,沒有兩個月就同居了、那段時間,她朋友圈裡都是那套160平方的房子裡的照片;今天曬床單,明天曬陽台,早上曬廚房,下午曬燈飾;還說我大堂姐夫妻住的小區太舊了,要換新的;去年年底的時候懷孕了,雙方就自然結婚了。結婚的時候小堂姐一開始也要加名字,但是手續費高,男方就說現在住著也有房子了,公婆也不會和他們住在一起的,而且當時買這套160平方的房子男方家裡也花了大部分繼續,還是男方阿姨家有錢,開了廠借了幾十萬給他們,另外高鐵那邊還在造的房子也是男方阿姨家算半賣半送給侄子的,一百個平方只要了三十萬,真的算是很白菜了。這些結婚前那個阿姨都和我媽媽說了,我媽也和大伯母說了,大伯母的意思是只要男孩子願意幹活,對我小堂姐好就可以了;然後結婚的時候男方也挺厚道的,給了大伯家十八萬八彩禮,金器六萬,給大伯母肚疼錢十萬,酒水錢另算。因為懷孕,男方婆婆就說結婚照就在當地拍,但是小堂姐一定要去三亞拍;結果花了三四萬去三亞拍,酒席一定要在大酒店辦,三十萬打底,婚紗要定製,花了兩萬,鑽戒要大的,也花了好幾萬。總之那時候我媽和我姑還有二伯母都和大伯母說了,這男方家算好說話的,但是小堂姐也不能這樣,都是給人做媳婦去的,人家也是真心實意的,錢這樣花下去真心不像樣子男方媽媽本來也不想的,但是只要她一說不肯小堂姐就扶著肚子說疼,說要打掉孩子。我媽說這婚事早晚要出問題;這樣前前後後花了有幾十萬吧,總算結婚了;小堂姐又開始作了,結了婚肚子大很多衣服穿不好,大堂姐就收拾了幾件她懷孕的時候穿過的衣服,但是據說都被小堂姐扔了;說她懷孕幹嘛穿別人的衣服,隔三差五的上網購物,還去商場買各種孕婦裝,一買就是好幾千;大伯母也說過她,懷孕的話不用買那麼多衣服,很不是一直生,以後都穿上的。小堂姐就說她的錢願意怎麼花就怎麼花。因為當時男方給我十八萬多彩禮大伯母都給了小堂姐做嫁妝,另外還給了十萬塊做嫁妝;而且在小堂姐 的討要下,那個十萬的肚疼費也給她了五萬,家上長輩錢,總的小堂姐結婚後手上怎麼說也有三十五上下了,又不用買房子了,車子男方婚前就有一輛福特,十七八萬的。肚子快八個月的時候,小堂姐又要換車了,說是以後一家三口要出門開的,要買SUV,三十多萬的;這下我大伯母就坐不住了,原本就有車的,開的好好的換了幹嘛,三十多萬又不是三萬多,人家公婆也不是老闆,都是給人工作的。小堂姐就哭,說大伯母偏心大堂姐,大堂姐夫妻是一人一輛車,說大堂姐開的是寶馬。其實,大堂姐的寶馬是大姐夫特意買來給大堂姐,大姐夫自己的只是十幾萬的大眾,那個寶馬也不是多貴的,就是三十萬左右的。而且小堂姐結婚後就不工作了,嘴上說著要養胎,其實每天買買買。大堂姐現在工資四千,大姐夫教育局工作工資多少不講,福利還是不錯的;公婆一個是醫生一個是做鋼材生意的,家裡條件算不錯;最後小堂姐還是換了車,但是車子買來了她老公要開,她也要開,兩人就為了這事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每次都是以小堂姐肚子疼讓她老公低頭。今年七月份的時候生了個女兒,全家都很高興的;最後小堂姐還是換了車,但是車子買來了她老公要開,她也要開,兩人就為了這事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每次都是以小堂姐肚子疼讓她老公低頭。因為小堂姐要喝魚湯,坐月子的時候是她婆婆和我大伯母照顧她,但是她覺得別人都是請月嫂的,她也要,就非得花一萬塊請個月嫂;不請就說別人都是月嫂,就她不是,會被人看不起的,因為前面買車他們夫妻手頭的錢花的幾乎沒有了,公婆家裡也有債,所以請月嫂的錢還是大伯母出的;小堂姐公婆還覺得對不起女方家,她公公就隔天在家燉了雞湯或者甲魚湯或者魚湯拿來,因為小堂姐不許公公住在她的婚房裡。結果她公公在送飯的時候摔了一跤,她婆婆就只好去照顧摔斷腿的丈夫,小堂姐這邊由我大伯母和月嫂照顧。最終爆發婚姻危機的是小堂姐老公在工作的廠里出了問題,好像是一個工人操作的時候出了事故,還有其他帳務方面也出了問題,工資就拖欠了一個月。然後小堂姐出了月子想買化妝品,買衣服,她老公說這個月工資都還沒發呢,就不能省省心別去買了。小堂姐就爆發了,我媽說當她去的時候家裡砸的一塌糊塗,廚房的鍋碗都在地上,根本進不去,房間都是衣服,結婚照也是砸在地上,那些化妝品也被扔在地上,孩子被大伯母抱著在一邊哭的撕心裂肺的。

我們這邊的風俗,就是媽媽把孩子生下來是很辛苦的,一般會意思意思給個幾萬,十萬算是很不錯了原來是因為小堂姐非要她老公去他阿姨那邊把工資拿回來,不然家裡要揭不開鍋了,但是她老公就不去,說那是他親阿姨;還說我小堂姐能不能老是買這個買那個,以前是看在她懷孕的份上不說她,以後錢要攢起來了;不給她這麼亂花錢了,還有孩子要養,然後小堂姐就說她老公是不是看她不順眼了,是不是嫌棄她生的是女兒;還說別的男人有本事養老婆孩子他怎麼沒有,說著說著還動手。她老公估計也忍很久了,順手就推了她一把,然後小堂姐就爆發了,開始砸東西,大伯母都勸不住的。九月份的時候小堂姐老公阿姨家的廠倒閉了,還欠著兩個月工資沒發,說好賣了設備和廠房再還,。但是小堂姐就抱著孩子直接去討要了,因為以前做過人事,知道一些法,要求阿姨一次性給幾個月的工資,如果不給的話就去勞動局告他們。那個阿姨也是生氣的,她只有一個女兒,可以說把這個侄子當兒子看,買房子出錢,結婚幫忙,結果呢?阿姨就直接打電話給小堂姐老公來把人帶走,小堂姐老公把人帶走了後沒想到小堂姐轉身過了兩天就去勞動局告了阿姨一家,說無緣無故辭退他老公,還不給工資什麼的。反正這事鬧的挺大;大伯也是氣的丟臉,直接當著小堂姐婆家的面給了小堂姐一巴掌,讓她好好反省。大伯母也是勸她,錢可以賺,這樣好的親戚很難得了。還說現在孩子生了,女兒也壓力輕點,你們又有兩套房子,公婆都會賺錢,兩夫妻自己賺賺錢,每個月轉個身就有工資可以拿了,孩子就由她幫忙帶著好了。但是小堂姐就是不肯,說孩子一定要自己帶,說老人帶的孩子有股味道,還是我大伯母是農村婦女,帶出來的孩子肯定不會好,現在問題是男方要離婚,但是小堂姐不肯,說要離婚 也可以,一,兩套房子分她一套,二,孩子她養,但是男方要每個月給她五千塊贍養費,三,SUV的車給她,四,男方在孩子成年前不准結婚。我媽上個月會村裡看奶奶,小堂姐也在家,抱著孩子在我姐大門口就嚷嚷著要我媽給個說法,為什麼給她介紹這樣子的男人,是不是看不得她過的比我好,是不是看不起她;還說早知道那男人連個正經工作都沒有打死也不會嫁的,又說為什麼事先我媽沒有告訴她那個男人阿姨家是小破廠。在我家門口就罵我媽媽說不會有好報的,還說我也找不到好男人的。我媽做了半輩子教育工作,這次是真的被我小堂姐氣的聯繫都白了;還是我奶奶衝到門口把小堂姐拖進來,老淚縱橫的拍打著她,罵她,大伯母也是邊哭邊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