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娛樂城

悲傷的孩子在哭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小男孩在哭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父母和孩子玩遊戲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有了一個孩子帶來的無拘無束的快樂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父親協助兒子做家庭作業

媽媽

/

上班

/

幼兒園

孩子一哭,成年人就想方設法制止,

溫和一些的“哄”(乖,別哭了),

粗暴一些的吼罵(有什麼好哭的!)或者恐嚇(再哭就xxx!),

總之哭是被禁止的;孩子與自己的真實感受割裂,

對自己想哭的衝動感到羞恥,習慣壓制這些情緒,

這些都為將來的心理問題(乃至精神疾患)打下基礎。

抱慰、傾聽、陪伴,家長們改變一下做法吧!

多少人,在自己家人前體驗過,可自由哭泣。

對方不斥責,不焦慮,不攻擊,也不找答案,

而是先擁抱著你,就做一個陪伴者,聽你哭。

這種行為被稱為“抱慰”。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但抱慰另一個人的痛,在東方家庭,常是一個奢望。

我所熟悉的家庭故事裡,哭,像是一種罪過。

家長對孩子,孩子對家長,夫妻間,

都有一種邏輯——你哭,就等於我做的不夠好。

所以,我們都要求對方不哭。

如對方哭,健康一些的人會焦慮地自責,不健康的人會暴怒。

我們不試著去抱慰對方,而是希望對方停下來不哭,至少要哭的人給一個解釋。

特別是孩子的哭,本來孩子的心是最純淨的,

哭的原因最容易找到,也最容易安撫,

但太多東方父母對孩子哭泣的態度,達到了變態的地步。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聽到最誇張的故事,是一個大家族,如孩子哭,

大人就把孩子按倒,掰開牙,塞一把鹽到孩子嘴裡。

再關上孩子嘴巴,逼問,你還哭不哭。

如孩子搖頭示意不敢,才將孩子放開。

這是對孩子何等殘酷的虐待!

這樣做的邏輯都是,我們不去理解對方的感受,

不去了解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而只尋求表面上的沒事。

就像政府一樣,萬頭豬泡進黃浦江,各部門卻都說沒事。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一位媽媽告訴我說,她的孩子一次對她說,

我想哭,但怕爺爺奶奶說我。

媽媽說,你哭吧,我擋住他們。

果真,孩子一哭,兩位老人過來著急地問,

發生什麼了,你媽打你了嗎?簡單解釋後,

她請兩位老人出去,把門劃上,讓孩子安心地哭。

哭了一會後,孩子停下來說,好多了。

他沒做解釋,她也沒要解釋。

對哭泣的態度,也是東方父母乃至所有成年人對待感受的態度。

哭,像是罪過;談感受,像是羞恥。

原因是:

你哭泣時,勾起了我內在哭泣著的小孩;

你談感受,勾起了我向人敞開心卻不被看見甚至被羞辱的羞恥感。

一位網友分享了一個更美的故事:

童年時在爺爺家裡哭是我的家常便飯,

受委屈就直衝到爺爺家裡撒潑,在水泥地上打滾,

跳腳,叫嚷,爺爺為此鋪上木地板,提供我舒適的環境哭。

而他坐在門外不聲不響,毫不干涉,

有爺爺這個出口,我現在終還保持著內心的一份善良與和平。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矛盾的是,東方父母與大人一方面不接受孩子哭,

另一方面他們又喜歡“逗”孩子。

三位網友講了三個殘酷的故事:

1)昨天在電梯裡看見,一個5、6歲的孩子喊媽媽幫忙把牛奶盒子打開,

央求了好久,媽媽接過來打開自己喝了,孩子哇的就哭了。

媽媽跟旁邊的人哈哈大笑,覺得是在逗孩子好玩。

為什麼成人總是喜歡辜負孩子對我們毫不設防的信任?

2)有個小孩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一群大人拿孩子開玩笑,

說你爸媽不要你了,再也不回來了,那孩子一聽就哭了說不是的,

但那些大人一起起哄說就是不要你了,孩子哭著跑了,

後來天天跑到碼頭等船,一開始大家不在意,但後來發現小孩精神不正常了。

3)小時候讀幼兒園之前,媽媽上班就把我鎖家裡,

我每天坐在陽台上,以前的陽台是欄桿式的,我就坐在欄桿邊上,

腿伸出去,手扶著欄桿,唉唉的哭著要媽媽。

這件事一直被爸媽拿來當笑話講,學我的口氣說“媽媽要我”。

東方教育:你矛盾式的對待孩子,卻不讓孩子哭

類似的故事比比皆是,只怕每個東方孩子成長中都經歷過,

這讓我禁不住想:把殘酷的事情當成笑話看,也算特色嗎?

特別是,這種事最容易發生在父母與孩子間,

多少人有這樣的經歷?

你覺得最受傷和最屈辱的事情,一直被父母當笑話講。

我自己的理解是,廣泛存在的“逗”小孩,

就是把心靈仍然敞開而單純敏感的孩子,

弄得和成年人一樣絕望、粗糙而鄙俗。

既不讓孩子哭,又喜歡“逗”孩子,

將這兩者結合在一起看,該是何等奇異的特色啊!

來源:tout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