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去世女兒返家奔喪,半夜聽到母親房中有聲音,仔細一聽卻哭了

陳鳳的家是在一個偏遠農村裡,雖然生活不是很富裕,但是父親有工作,母親也能做些零工,家裡也不至於過得太困難。但是雖然經濟條件上沒什麼問題,可是陳鳳覺得家裡人過得並不幸福,這都是因為自己的父母親。

陳鳳的父母親是相親認識的,那時候村裡能上學讀書,還能上的挺高的人很少,能念到高中,已經是很不錯了。而陳鳳的父親,就是那時候少有的文化人,也正因為如此,骨子裡也不免帶著些清高。

那時候相親,父親第一次見到陳鳳的母親,雖然覺得她的樣貌條件都不錯,可是她沒有什麼文化。畢竟在那個時候,可以讀書的女孩兒更是很少。儘管父親知道是當時的條件與風氣不允許,但他還是嫌棄母親是個目不識丁的人。

父親相親完,就明確表示不同意這麼親事。但是陳鳳的爺爺,和母親的爺爺是老戰友,他喜歡母親的知書達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父親娶了母親。也許正因為如此,兩個人在結婚以後,父親對母親的態度一直是冷冷的。

母親去世女兒返家奔喪,半夜聽到母親房中有聲音,仔細一聽卻哭了

父親還年輕的時候,不想待在這小村莊裡,就和一些人去了城裡工作。母親在家每天數著日子,期盼父親回家,但是父親並不想和母親待在一起,總是過年時才回去。母親一個人在家帶著陳鳳,把家裡整理的井井有條,只希望有天父親可以回家團聚。

後來父親在工作中傷到了腰,不得已需要回家養傷,這才回了家。母親每天任勞任怨,照顧病床上的父親,儘管父親沒有給過她好臉色,但是她也從沒有抱怨過什麼。

父親對於母親的態度,陳鳳都看在眼裡。有時候她很不滿自己的父親,為什麼明明是讀過書的人,應該很有涵養,卻對母親始終這麼苛刻。有時候看著父親又對母親冷臉,陳鳳對父親也沒有了好臉色。

後來陳鳳讀完大學,留在了念書的城市工作。她一年中回家的機會很少,家裡她倒是沒有什麼擔心的,只是每次打電話,都說讓父親對母親好一些。畢竟一個女人這樣跟他一輩子了,誰不想得到夫家的疼愛。

父親關愛母親的場面,陳鳳一直沒見到,母親去世的噩耗,卻傳了過來。那天她在上班,父親告訴她放下手裡的工作,回來奔喪。電話那頭的陳鳳,聽了這些就已經落淚。可是電話里的父親,語氣仍是那樣冷冷的。

母親去世女兒返家奔喪,半夜聽到母親房中有聲音,仔細一聽卻哭了

連夜回到家以後,看著母親的遺照,陳鳳又忍不住紅了眼眶。這輩子母親還沒享什麼福,卻已經就這樣去了。葬禮上,父親竟然沒有流一滴眼淚,安安靜靜的按照喪禮程序辦著喪事。那一刻,陳鳳心裡對父親充滿了怨念,她不明白為什麼父親一生都要這麼對母親。

當天辦完喪事,陳鳳就在家裡住下了。但是剛剛失去親人,她怎麼能安心睡得著,於是她穿衣起來,準備在院子裡走走。結果起來以後,她卻聽到母親的房中有聲音,她暗暗奇怪,就走過去仔細聽了聽。

她聽見是父親的聲音,此刻在母親的房裡,唱著一段京劇。而這段京劇,是母親生前最愛聽的。那時候母親沒事的時候就聽,陳鳳經常和母親在一起,卻都不會唱。父親經常說母親吵鬧,卻暗自把整段都學會了。

門外的陳鳳,悄悄留下了眼淚。她以為父親不愛母親,但是也許只是他的方式不同吧。母親和他在一起幾十年了,也沒有說過夫親一句不好,足以證明,兩個人其實是有著自己的相愛方式。不愛表達的父親,就像婚姻里的很多人,也許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但是其實對對方的愛,很深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