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無意中看到羅大佑南京演唱會的影片,

64歲的他再次深情演唱《童年》,

許多人跟著輕輕哼唱,不知不覺就淚流滿面。

聽羅大佑的人都老了吧…

時隔36年,這個讓李志迷戀、讓李宗盛惶恐、

讓林夕欽佩的男人依然開口即是人生。

原來這首《童年》,從來不是唱給孩子聽的,而是給我們的啊…

初聞不知曲中意,聽懂已是曲中人,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娛樂城

“20歲的人,懷念童年;40歲的人,懷念青春;

60歲的人,懷念壯年;

只有那些孩子會纏著別人問:我什麼時候長大呀? ”

轉眼2018已經進入尾聲,

越到年末,時光的流逝越讓人發慌。

當流水帶走光陰的故事,

不知不覺也到了兒時羨慕年紀,你成為兒時羨慕的人了嗎?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憶的青春…”

當他再次唱起一首首老歌,我們聽的又豈止是歌啊,

那些旋律裡,早就寫滿了自己的故事。

記得在第19屆金曲獎主持人起先介紹周華健的時候說:

“接下來有請華語樂壇的大哥級人物——周華健。”

周華健說:“不敢當,每個大哥上面還有一個大哥,掌聲有請我的大哥李宗盛。”

李宗盛出來又笑笑說:

“我覺得華健說的很對啊,每個大哥上面有一個大大哥,

下面有請我的大大大哥羅大佑。”

寥寥幾句話便道出了羅大佑在歌壇的地位,

如果說李宗盛是個沒怎麼年輕過的心理學家,

那羅大佑就是一個永遠不老的社會學家。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高曉松說,羅大佑在30年前就寫出了現在這個時代的所有輓歌。深以為然。

1982年留著一頭長發的羅大佑,眼裡閃爍著不盡的火光。

他推出了第一張專輯《之乎者也》轟動了整個樂壇,

曾經覺得晦澀難懂的詞曲,如今細細聽來不禁,身上一凜,心頭一顫。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他曾在歌裡諷刺過的現實如今仍熟悉得令人害怕…

36年後羅大佑與李志合唱,逼哥在他面前竟然緊張得像個好人。

眼睛睜一隻嘴巴呼一呼

耳朵遮一遮皆大歡喜也

大家都知之大家都在乎

袖手旁觀者你我是也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他的筆下盡是曼妙詩心,他的歌裡唱盡家國情懷,

他的主張與思想會穿越了時光的塵埃,洶湧地滲進每個毛孔。

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

要靠偉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冷暖氣候同樣影響這都市

但是換季可能靠特異人士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

讓海潮伴我來保佑你

請別忘記我永遠不變黃色的臉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他寫盡芸芸眾生,道便人世紛紛,

悲愴卻不戚戚,宏大卻又微微,直入靈魂…

親愛的母親這是什麼道理

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今年已經64歲的羅大佑,更像是一個遙遠的身影,

一個縹緲的符號,一個江湖大哥的大哥的傳說。

或許已經沒有多少年輕人聽羅大佑了,

可當熟悉的旋律響起卻又時常驚覺“原來這首歌是他的啊”. ..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多少當初離家的年輕人在繁華都市的深夜裡,

一遍遍循環過這首《鹿港小鎮》,思念著沒有霓虹燈的家鄉。

只有闖過哭過的人,才能明白這樣的無奈吧,

誰不是一邊想放棄,一邊咬牙堅持著。

歸不到的家園鹿港的小鎮

當年離家的年輕人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學醫出身的他,就像把自己赤裸裸地陳列在手術台上,

一點點剖析自己的感知,往傷口上撒鹽。

讓滾滾紅塵的七情六欲綻放,沁入人心,深刻徹骨。

來易來去難去

數十載的人世遊

分易分聚難聚

愛與恨的千古愁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人生是很平常的,男女之間的那種溫柔早已寫透了,

“如此這般的深情若飄逝轉眼成雲煙,搞不懂為什麼滄海會變成桑田。”

穿過你的黑髮的我的手

穿過你的心情的我的眼

如此這般的深情若飄逝轉眼成雲煙

搞不懂為什麼滄海會變成桑田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面對著滿世界的“你是我的”這種宣言,

羅大佑說:

你不屬於我,我也不擁有你,姑娘,世上沒有人有佔有的權利

你不屬於我我也不擁有你

姑娘世上沒有人有佔有的權利

或許我們分手就這麼不回頭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當歲月催人老,跨過一個十年後,羅大佑又說經歷世事,依舊待你如初。

轟隆隆的雷雨聲在我的窗前

怎麼也難忘記你離去的轉變

孤單單的身影後寂寥的心情

永遠無怨的是我的雙眼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這些愛戀裡

同樣融入了他的家國情懷。

比起痴男怨女的糾纏,更喜歡羅大佑這種自尊和堅強,

"所羅門土最富有的時候,所有的財富加起來,

其實比不上一朵野地裡的百合花。"

就算你留戀開放在水中

嬌豔的水仙

別忘了山谷裡寂寞的角落裡

野百合也有春天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時間匆匆一晃40年過去了,

有人說“回憶太多,只能總結了以下六點:

“. . . . . .”

曾經那個被批“長得醜,嗓音難聽,唱片白送都沒人要。”

的年輕人成了光陰的歌者。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2008年他和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組成縱貫線樂隊,

面對這個“分開各自牛逼,組合天下第一”樂隊,網上卻有許多人說,

“這四個人,是不是只有羅大佑差點,畢竟都是上個世紀的人了。”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他曾經不上綜藝,不相信網路,

沒有微博也沒有臉書,在演唱會上沙啞著嗓子唱完《握手》,

他笑呵呵地說:

“ 一次握手,要強過上萬次微博,因為你是真正在和人接觸。 ”

日出清晨的破曉

能不能照亮那世人的虛渺

刻骨銘心的握手

能不能剎那之間的回報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這個在樂壇縱橫捭闔幾十年,

用音樂批判教育、人文、現實的人似乎真的遠去了…

去年接受採訪的時候,羅大佑吐出一句:

“我30歲時不過才1984年,我們很難真的替現在的年輕人解決一些問題。”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與其說他被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拋棄,

不如說是他狠得下心和時代脫節。

“我現在想做一個溫柔的老人家,和年輕人說說話。”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為了和自己和解,和所見世間的悲傷不公和解,

他減少喝酒,少抽煙,打太極,做運動,看書,

去學習這些他不太懂的高科技,去擠地鐵觀察每個陌生人。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在專輯《家(III)》的宣傳語裡羅大佑寫道:

驀然回首,我離家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情……

三十年後回了家,我更了解到家的意義。

從孤身一人的瀟灑,變成了一家三口,

這三段歌,三段人生,最後羅大佑完成了自己。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現在的羅大佑,把生活的重心轉移到家庭、女兒身上。

羅大佑說:

“Gemma出生這五年,我笑的次數已經遠超過她出生前的58年。”

所以被不被這個時代記住,也已經無所謂了吧。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光陰的故事》裡唱到:

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我們,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憶的青春。

人生步履不停,青絲轉眼白髮,光陰改變許多人,

聽著他的歌長大的我們,也不得不為生活的柴米油鹽四處奔波…

時隔36年,64歲羅大佑唱哭全場:我以為歲月會饒過你...

但好在縱使成年人的生活像是一場煉獄,

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你問他明天真的會更好嗎?

他仍瞇起眼睛笑呵呵地回答你:一定會的!

來源:s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