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如今台灣社會對於「好學生」的定義有一個刻板印象,仿佛只要成績好就夠了,卻完全沒有考慮到學生其他可能的發展性。因此許多學生在畢業之後,成為了一個只會讀書的考試機器,卻不懂得靈活變通,這樣的發展儼然白費了許多時間!

娛樂城

 

 

▼其中台灣就有一個少年周奕勳,他在國中時期就已經成為了矽谷炙手可熱的工程師。不過擁有如此傲人的成就,他卻認為不全是台灣教育所帶給他的,反而是靠自己「努力學習」才能獲得如此的成就!原來周奕勳在成長過程中與一般的小孩並沒有兩樣,父母親都希望他能夠進入好的高中、大學就讀,就連老師都有一種「不讀書就是廢物」的觀念。雖然剛開始時,為了迎合所有人的期望,周奕勳努力唸書考到了全校排名前50,可是自己卻仍然非常茫然,不知道自己如此努力是為了什麼。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後來他下定決心要改變,開始將唸書的時間用來做自己喜歡的事,想當然成績也開始跟著下滑了,家長和學校老師也慢慢把他當成是不愛唸書的壞學生。可是他還是沉浸於自己的興趣:「自學程式語言和寫網頁」,完全不理會其他人異樣的眼光。終於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他獲得台大教授葉丙成的賞識,受邀到位於台大工作坊實習的機會,成為了他人生的轉捩點,也讓他越來越有自信。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實習期間,周奕勳努力存錢買了一張飛往美國的機票,就為了前往心裡嚮往已久的矽谷參觀。在美國的兩週間,他參觀了臉書和 Google 的總部,也用當時還仍然非常基礎的英文努力攀談學習。他也看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名校畢業生們,沒有人會因為自己過人的學歷而自傲,因為他們並不在乎如今的成就,他們相信只要放手一搏,未來一定會闖出一片天的!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後來周奕勳又去了一次矽谷,這次他遇到了同樣來自台灣的簡有成。簡有成回憶周奕勳在美國時的事跡表示,雖然周奕勳的英文並沒有很好,可是卻始終努力的與外國人攀談,還有一次周奕勳從舊金山打電話給他表示,自己一個人跑了十幾家銀行,終於成功辦到了金融卡,這對於一個當時剛滿15歲、只有短期居留簽證的外國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事!在回到台灣後,周奕勳將自己的見聞分享給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於是幾個國高中生組了一個名為「SiliconTrip」的團隊,開始招募喜歡寫程式和對矽谷文化有興趣的台灣學生。從這個時候開始,周奕勳也意識到比起專業,擁有獨立思考能力其實更為重要。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周奕勳兩次前往矽谷,他的朋友和帶領著薛仲祥都陪在他的身旁。兩人是於2015年在高雄行動科技應用開發者年會中的,當時兩人就已經一見如故,薛仲祥也被周奕勳的處事態度所感動。薛仲祥表示當時他們第一次準備前往矽谷時,他自己早就已經辦好了美國 Sim卡,當他詢問周奕勳是否要幫他辦一張時,當時英文程度並沒有很好的周奕勳堅持要自己上網蒐集資料,最後他買到了比薛仲祥還要便宜的 Sim卡,這件事讓薛仲祥驚訝不已:「雖然他花了很多時間,可是這種大量蒐集並消化英文資訊的能力是非常難得的,我一直到了研究所才真正學會,15歲的他卻已經練就這種能力。」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對於創意,周奕勳也有過人的熱誠。還記得當初籌辦「SiliconTrip」團隊時,薛仲祥也沒有進行干預,最後也出現了成本過度理想化、籌備過程宣傳太晚、報名人數太少等問題,可是薛仲祥認為這是周奕勳應該要學習的態度:「這是因為他還年輕,經驗不多,這樣的錯誤也在期待之中,我也不會全部提醒他,有些跤要讓他自己跌。」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2016年,周奕勳到北京參加了AWS技術峰會比賽,還在台灣申請上美國 YCombinator 創新學校課程,最後成功申請上 Foothill 大學部。如今周奕勳已經從高中休學,現任Silicon Trip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這對於一般的高中生來說根本是難以想像的事!而周奕勳也希望自己不要被定義為「自學程式語言」的人,因為這條路未必適合所有的人。他對於被人詢問到美國實習的秘訣也覺得反感,因為如果大家都循著他的足跡前進,那麼最後不也變成了一條「循規蹈矩」的傳統教育路程了嗎?

15歲休學成為矽谷搶手工程師 他回台後「只想問台灣人一個問題」

 

周益勛也希望所有學生們捫心自問,「剝除了成績和學歷之後,我們學生還剩下什麼」?只要想清楚了自己想要的目標,最後一定也能夠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來源:網路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