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帶女兒和兒子去大姑子家,孩子沒了,婆婆卻不敢回家

講述人:劉杏兒

我和丈夫都是農村人,有兩個孩子,女兒今年上小學三年級了,兒子上一年級。老公有一個姐姐和妹妹,都已經出嫁有個孩子。公公有嚴重的心臟病,常年要服藥,幹不了體力活,好在有婆婆的照顧。我們這裡屬於半山區,每年靠種幾畝地掙不了幾個錢,像我們這樣的家庭,勉強能夠維持溫飽,於是我和老公就去外面打工,公公和婆婆在家裡種地照顧兩個孩子,還好學校離我家挺近的。

(圖片來自網絡)

我和老公在建築工地幹活,老公是架子工,我是鋼筋工,工地上的活兒又髒又累還很危險,但是工資高,想到一家大小,想著一雙兒女,只要能掙錢,我們什麼苦都不怕,我倆在外面打工兩三年了。有時候特別想孩子,就給家裡裝了電腦,晚上經常和孩子視頻。雖說孩子跟爺爺奶奶在一起生活,我還是不太放心,每次和孩子通話,都是天叮嚀萬囑咐,好在女兒大了也很懂事,能幫助爺爺奶奶干點家務,照顧弟弟。

那一年7月中旬,天氣特別熱,工地上像燒著了,火燒火燎的熱,露在外面的皮膚被太陽曬得一層一層的脫皮,戴著手套碰到鋼筋鐵絲燙的手發疼,汗水流進眼裡都睜不開眼,有的身體素質不好的工友都暈倒了,我和老公仍然堅持上班,因為這時候人少掙的錢會更多。

下午快下班時,老公突然神色慌張的來找我,他拉起我就走,邊走邊說:「說趕緊回家,家裡出事了。」我問他出了什麼事兒?他說電話里說的不太清楚。我心神不寧的坐幾個小時的車回到家,看見家裡來了好多親戚。我走進家門,突然看見女兒和兒子躺在客廳的地板上,瞬間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瘋了一樣的撲上去,抱住兒子和女兒,拚命的搖晃著呼叫著女兒和兒子的名字……我胸口一疼一口鮮血噴出,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婆婆帶女兒和兒子去大姑子家,孩子沒了,婆婆卻不敢回家

(圖片來自網絡)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清醒的,醒來時是在醫院,而且是精神病醫院,原來我瘋了,我看見變了形的老公,他說:「你終於清醒了。」說完,他轉過身去擦淚。後來老公告訴我我已經精神失常十幾天了,今天終於清醒了,在精神病醫院住了近一個月,我回到了家裡。

家裡已經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女兒和兒子生前用過的東西一樣都沒有,我知道那是家裡人怕我睹物傷心,小姑子一直在家裡照顧我,沒有看見婆婆,公公躺在床上起不來。小姑子告訴我了事情的經過。那天婆婆領著女兒和兒子去大姑子家走親戚,中午吃完飯婆婆和大姑子躺在炕上拉家常,兩個孩子就和大姑子家的兩個孩子,一起出去找村子裡的孩子玩,暑假孩子們都在家,一大幫孩子去池塘邊玩水,那是旱塬上修建的一種蓄水的大池子,平時收集一些雨水,天旱了用來澆灌莊稼和人畜飲水。中午天氣太熱,兒子比較調皮好動一看見水就撲通跳了下去,池塘里的水有兩三米多深,底下都是淤泥,兒子跳下去就再沒有出來,孩子們一見出事兒了就大聲呼救,女兒見弟弟跳下去沒出來,急得也跳了下去救弟弟……

婆婆帶女兒和兒子去大姑子家,孩子沒了,婆婆卻不敢回家

(圖片來自網絡)

婆婆不敢回家來見我,一直住在大姑子家。我如同死了又活了一次,萬念俱灰,我恨婆婆更恨我自己,為什麼不把孩子帶在身邊?幾個月過去了,我讓小姑子回家去,畢竟她家裡也有一攤子事兒。半年後,我讓老公把婆婆接了回來,日子還得過,公公也需要人照顧。

第二年小姑子給我們抱來一個可愛的男嬰,因為我已經做了絕育手術,小姑子就和老公商量給我們生個孩子。我給孩子取名叫安安,自從有了安安家裡漸漸有了笑聲,因為安安的到來我漸漸從失去兒女的悲痛中走了出來,但是每每想起還是肝腸寸斷…

經過這件事,我要告訴那些留守兒童父母,不管咋樣,都要把孩子帶在自己身邊,畢竟爺爺奶奶年紀大了,他們沒有精力做到萬無一失,為了家庭的幸福,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請看見我這篇文章的朋友們,不要讓您的孩子成為留守兒童……這不是一個故事,是一個血淋淋的真實事故。

(文中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