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麼有錢,給你哥嫂怎麼了?」「嫂子放心,你們離婚我就給」

「你這麼有錢,給你哥嫂怎麼了?」「嫂子放心,你們離婚我就給」

我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也不是一個不講親情的人,我對家人會非常慷慨,可是這個家人得分對誰。如果我哥哥有困難,我會搭上我全部資產傾囊相助,可是對於嫂子這種人,我就算把錢都扔到大街上也不會給她一厘。

我哥是一個非常老實憨厚的人,為了供我讀書,他很早便工作,賺錢替補家用,如今的嫂子也是他在工廠上班認識的。當初我們家很窮,嫂子之所以能嫁給我哥不是因為我哥有什麼本事,而是她實在嫁不出去,所有單身男青年對她避之不及,只有我哥臉皮薄、人品好,人家對他好一點就必須湧泉相報,這樣一來二去,嫂子就嫁到了我家。新媳婦去進門開始,我家就沒過一天安生日子,她對我父母態度非常不好,父親本就身體不好,每天都會被她氣的咳嗽,母親礙於自己兒子是一個老實人,知道自己對兒媳婦施加壓力就會給兒子為難,於是也隱忍不發。

「你這麼有錢,給你哥嫂怎麼了?」「嫂子放心,你們離婚我就給」

我可沒那麼好惹,即使這些道理我都懂,即使父母勸我不要和嫂子對著干,我偏不慣著嫂子的性子。長此以往,我和嫂子關係很僵,以至於在我上大學期間哥哥偷著給我零花錢,嫂子都會和他鬧矛盾。轉眼間我大學畢業,這個家裡的爭吵也不再聽聞,我從小就愛陪著母親做小買賣,所以大學畢業後跟著靠譜的學長從底層做起,只用了三年便有了自己的事業,也賺了不少錢。嫂子見我發達了,對我不再蠻橫,態度變得讓我感到噁心,那笑容令我渾身不自在,我經常和父母感嘆「有錢能使鬼推磨」。

「你這麼有錢,給你哥嫂怎麼了?」「嫂子放心,你們離婚我就給」

她當然不會一直沉默,沒過多久就和我要錢,而且一要就是20萬,她想從我這借筆首付錢,自己出去單過。我十分了解這個女人,這錢給了她便要不回來了,再說她在的話,父母還能輕鬆些,她還能收斂一點,哥哥的日子也不會很難過。若是搬出去,山高皇帝遠,哥哥還不得被她欺負死。

「你這麼有錢,給你哥嫂怎麼了?」「嫂子放心,你們離婚我就給」

我當即表示「我以後還得投資呢,沒錢借你」,聽我說完,嫂子的臉一下變了,一張潑婦的嘴臉罵罵咧咧的對我喊到「你這個白眼狼,你哥當初那麼照顧你,現在你這麼有錢,給你哥嫂怎麼了」。我打斷她的話說道「沒錯,我給我哥再多錢也天經地義,你和他離婚了,我立馬就給」。這潑婦著實被我氣到了,坐在地上開始撒潑打滾,我早就習慣她這一套,裝作沒看見進臥室和父母聊天了。對待嫂子蠻橫無理的態度,我的話沒有任何問題。

(來自讀者來稿,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