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朵媽第一次生孩子是在五年前,半夜上廁所時突然發現內褲上有了紅色,第一次當媽媽的那種驚喜不言而喻,內心想著她真的要來了。儘管激動萬分,但我還是假裝很老練的回房繼續睡,我以為看到紅色就是見紅。而其她媽媽的經驗告訴我,一胎見紅後沒必要立馬去醫院。

生一胎:初生牛犢不怕虎

去了也不會立馬生,有的見紅後還等了幾天,不如在家呆著,等白天再去。

因此,第二天起床後我才去醫院,當醫生告訴我是破水時,我真的一臉懵,原來紅色並不一定是見紅,還可能夾雜著破水。

當確定是破水後,醫生便鄭重其事的叫來護工,用輪椅把我推到樓上的住院部,在毫無徵兆的前提下,我就這麼住院了,真的是連拍照發朋友圈的做法都忘了。

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生之前在網上看過其她媽媽的順產日記,知道內檢很痛,當我躺在檢查床上等醫生時,旁邊有個媽媽也在檢查,她的叫喊聲讓我更加恐懼,要知道我可是個做普通婦檢都恐懼的人啊。

醫生慢悠悠的走過來,檢查後對我說你的宮頸還很長,我當時不太明白這是啥意思。第一次內檢就這麼匆匆的結束了,並沒有傳說中的痛但也不好受。

安排好床位後又做了一系列檢查,醫生交代破水了不能下床,必須躺著,就連大小便都要在床上解決,嘗試幾回後,臣妾做不到啊。

不知是不是太激動了,原本大便正常的朵媽,那天也不正常了,結果住院後就被醫生嚴肅警告不讓下床,否則後果自負。

作為第一次生孩子的孕媽,後果自負這四個字還是承受不起,於是乎我一直老實待著,後來一直沒排大便,直到產後十幾天才將宿便排泄出來,聽上去是不是很不可思議?可這就是事實。

由於是破水,醫生趕緊給我掛了催產藥,然而寶寶堅如磐石,完全沒任何反應,最後朵媽我進行了第一次剖腹產手術。

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備皮,換手術服,換病床,之後躺著被推進專用電梯,我就像個上屠宰場的牲畜,隨時等著他們下手。

進手術室後,我被平移到手術床上,當時沒什麼害怕的感覺,醫生讓我抱腿我就抱腿,讓我側身就側身,反正聽天由命。

緊接著麻醉師進來,開始各種操作。我的第一反應是,咦,怎麼麻醉師是個男的?好尷尬,其實這完全沒必要,尷尬的是我自己,別人完全不在意。

果然全天下手術室的醫生和護士都喜歡在手術過程中聊家常,聊今天早上吃了什麼。

在聽他們閒談的過程中,我結束了我的第一次剖腹產。

手術後我被推回病房,之後被抬上病床,這個過程我能做的僅僅是躺著看天花板,用餘光看著一波又一波的醫生護士來了又走。

和順產不同,剖腹產手術結束後才是疼痛真正的開始,儘管已過去將近五年,那種痛至今讓我肚皮發麻。

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記憶第一深的是壓沙袋。

活生生的在傷口上壓沙袋,當時真讓我生不如死,家裡人說快了快了,時間快到了,可疼痛的時間總是特別漫長,更何況要壓幾個小時,哪兒是快了快了就能過去的。

我以為剖腹產最痛的是壓沙袋,可到了第二次,我才知道我天真了,還有更痛的。

記憶第二深的是拔完尿管後下床上廁所。

朵媽當時住的是雙人間,還是靠廁所的床位,平時上廁所5秒鐘的距離,我硬是活生生挪了起碼10分鐘以上,好不容易挪到廁所,我以為可以舒服的尿尿了。

當尿液經過插了尿管的尿道時,那種鑽心的感覺,即便是一滴一滴的來,也能讓我忘掉呼吸,尿完後站起來時,惡露毫無徵兆的流了出來,真是嘩啦啦血淋淋。

記憶第三深的是第一次哺乳。

新生兒對母乳的味道異常靈敏。家人把朵朵從小床上抱過來,她本能的往我身邊靠,我本能的往後退。當含到乳頭後,她滿足的吸吮,我絕望的流淚,那種吸吮的痛,我下輩子都不會忘記。

除此之外,還有其它一大堆關於剖腹產疼痛的記憶:譬如說只有躺著說話才能發出聲音,坐著或站著都發不出聲,只能如說悄悄話般的音調與人交流。

譬如說打針,看到護士小姐姐,我就怕,她握著我的手腕,我就往回縮,要知道作為一個成年人,是被紮了多少針,吊了多少袋藥水,才會對打針這麼小兒科的事產生恐懼啊。

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到了二胎,正因為有了一胎的經驗,對生孩子少了好奇與期待,多了恐懼和擔憂。

拋開對胎兒的擔憂不說,僅生產過程就讓我無比恐懼和緊張,明知痛的不行,還無法避免的要去做,這真需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與決心。

朵媽的預產期是1月7日,但由於一胎剖腹產是疤痕子宮,不能等到發作了才去醫院。醫生要求39周住院,但39周在元旦假期,我就沒去,打算節後再檢查。

也許是寶寶感受到了,1月2日,節後第一個工作日淩晨,我發作了肚子疼。

我以為是吃錯了東西便去上廁所,拉完後繼續睡,可沒睡幾分鐘又痛,我開始疑惑:難道是宮縮?

儘管生朵朵時,我沒經歷過明顯的宮縮,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於是我開始留意痛的時長和間隔的時長,結論是:每次痛十多秒,間隔15分鐘痛一次,至此我確定這正是宮縮。

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宮縮痛起來的那酸爽,要怎麼形容呢?老公拉著我的手,我一痛就抓緊他的手腕,最後他手都被我掐紫了,由於沒其它反應,我也沒有立馬去醫院。

到了早上六點多,我突然感覺內褲有濕漉漉的感覺,一看果然有了異樣,我無法確定是破水還是見紅,但床上有一小灘,我暫且定為破水。

於是換好內褲墊上衛生巾去了醫院,醫生看了資料後立馬安排住院,緊接著迎來了第二次內檢,檢查結果顯示為陰性並沒破水。

緊接著讓我老公拿著標本送去化驗室,結果顯示為羊水結晶確認破水,加之伴隨強烈的宮縮,下班前給我安排了緊急手術,在完全沒任何準備的前提下,我就被送上了手術臺。

無論是剖腹產還是普通手術,術前都需要空腹10小時,而我的實際情況是早上吃了餅,中午點了外賣,下午四點多還吃了麵包。

也就是這個種緊急手術,讓我感受到了死去活來的痛快感。

剖腹產真的不疼嗎?這位二胎寶媽現身分享,她的痛你看到的也許只是十分之一

還記得護士小姐姐進來備皮,我問今天就要手術?她說不是,先備皮。弄完後把手術服放在了床上,讓我貼膚穿,裡面不要穿內衣內褲。

護士小姐姐備皮時,塗抹了好多潤滑劑,黏糊糊的,一點不舒服,我立馬進廁所洗乾淨了,後來回想,這一定是我當時最明智的決定。

洗完後,我換好手術的衣褲,加之不是當天做手術,自己又破水,為了保持衛生,我穿了內褲還墊上了衛生巾。

誰知我才坐床上,護士帶著一堆東西進來,對我說立馬安排手術。啥?我才吃了東西啊。她們又把不立馬手術的風險說了一通,我老公斬釘截鐵的簽了字。

緊接著護士開始在我手背插滯留針,讓我取掉身上所有飾品,再三確定我是否沒穿內衣內褲等等,在這個過程中,我居然不爭氣的哭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