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新關卡從白天等到黑夜像話嗎?「遊客乾脆下車跳舞自娛娛人」(內附視頻)

柔佛長堤和馬新第二通道關卡堵車的問題一直沒有改善。通關堵車,除了殃及每天來往新山和新加坡工作的我國人民外,其實遊客和導遊也間接成了通關的受害者。

導遊Chen日前在面子書控訴,他接到一個從新加坡欲前往馬六甲的中國旅遊團,結果中國遊客從下午5點就坐上旅遊巴士,苦等至晚上大約11點才下車。更甚的是,除了他們之外,後方還有至少10多名導遊還在等著通關。

圖截自Chen面子書

馬來西亞女導遊協會會員塗玉亭則在面子書上傳視頻,顯示中國遊客們等到無聊了,便在高速公路上自娛娛人,跳起舞來過時間的視頻。

「白天等到黑夜,心態好的遊客在關口跳起舞來……心態不好的呢?宣傳到全世界……(大)馬(通)關丟臉,像話嗎?」

塗玉亭直斥通關人員的效率,導致我國丟臉丟到外國去了。

「這幾天海關又在出狀況!不丟臉嗎 ? 要讓遊客、司機、導遊在關口等那麼多個小時嗎?形象在哪裡了?晚上才接到團,回到酒店是幾點了? 導遊、司機,沒有家人嗎 ?導遊的苦,誰知?司機的苦,誰知?」

馬新關卡從白天等到黑夜像話嗎?「遊客乾脆下車跳舞自娛娛人」(內附視頻)

圖截自塗玉亭面子書

馬新關卡從白天等到黑夜像話嗎?「遊客乾脆下車跳舞自娛娛人」(內附視頻)

圖取自塗玉亭面子書

《佳禮資訊網》對此聯繫塗玉亭,她表示,類似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幾天,一等就要耗上幾個小時,情況一直沒有改善,原因是海關人員工作緩慢,導致關口隊伍停滯不前,這樣的狀況嚴重影響了國家形象。

根據帖文,某位導遊也在面子書私訊柔佛再也州議員廖彩彤,告知他們面對的真實情況。不過,至截稿為止,廖彩彤尚未回應。

「我們在柔佛第二關卡接團的問題並沒有實際的改善,在入關處,遇到高峰期,如周五、周六或假日,志願警衛半個小時才放1輛或2輛旅遊車通行,這些旅遊車大多數都是由新加坡承載過來馬來西亞的中國旅客。」

「由於放行緩慢,導致橋上嚴重堵車,原本要在下午2點接的團,在橋上就堵到下午5點都還沒接到,我個人就試過晚上7點30分才接到人,而有些同事則在近晚上11點才接到中國遊客。」

馬新關卡從白天等到黑夜像話嗎?「遊客乾脆下車跳舞自娛娛人」(內附視頻)

圖取自面子書

這起事件引起國內其他導遊關注,紛紛在面子書上大吐苦水,大嘆導遊的心聲有誰知,還說等待的過程「沒有最遲,只有更遲」。

– 原來沒有最遲只有更遲!

– 這個星期真的超級塞,旅行巴士真的超級多

– 我從16/3 接團,等到17/3 凌晨才接到團 回到酒店0300++ 客人對馬來西亞的印象真的貶到不能再貶

– 效率嚴重有問題

– 今早4.45am起床,現在0048am還在趕路回馬六甲,我們的傷心無奈有誰能夠理解?人生破記錄最遲出來的團隊!

馬新關卡從白天等到黑夜像話嗎?「遊客乾脆下車跳舞自娛娛人」(內附視頻)

馬新關口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遊客滯留事故,但無奈的是,當局似乎無意提升海關人員的效率。只希望政府早些解決有關問題,讓遊客玩得開心,導遊也工作得愉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