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勞以按摩為名壓制女傭,接著不顧對方反抗而硬上了她!

(新加坡18日訊)肌肉酸痛的26歲女傭為自己按摩頸肩,來自大馬的53歲保安人員趁機搶過按摩膏,先以按摩為名壓制女傭,接著不顧對方反抗而硬搞她。

當他看到床上出現血跡,他才收手並送上一對耳環,「收買」女傭不讓她告狀。

馬勞以按摩為名壓制女傭,接著不顧對方反抗而硬上了她!

(示意圖)

《聯合晚報》報導,犯案的保安人員一共面對4項控狀,包括強和禮罪各一項,以及兩項用手指亂搞女傭的罪名。

他今早在高庭認罪後,被判坐牢10年半。由於被告已年過50歲,所以逃過鞭。

為保護受害人,法庭諭令媒體不可報道任何可泄露受害人身分的資料,包括被告的名字。

向女傭表白 想娶她為妻

這起硬搞案發生於2017年11月18日上午9時至10時,地點在北部一帶組屋住家內。

案發時,被告是一名保安人員,與女友在柔佛新山租房同居,每天越過長堤到新加坡上班。

為方便工作,他不時會在侄女的新加坡住家,即案發地點留宿。

馬勞以按摩為名壓制女傭,接著不顧對方反抗而硬上了她!

目前26歲的受害人則來自印尼,已婚並育有一名3歲的女兒,她自2016年6月起在被告的侄女住家打工。

根據案情,女傭在侄女家打工幾個月後,被告就對她表白,說自己很喜歡她,想娶她過門,跟隨她回印尼一起生活,但被女傭拒絕。

之後,被告經常藉故靠近女傭,趁沒其他人在家時就摸她的頭髮和屁股。

女傭曾嘗試推開被告,或恐嚇說要向僱主告狀,但被告都不害怕。

女傭因擔心僱主不會相信她,所以也沒把事情告訴被告的侄女。

推倒女傭並硬搞行徑粗暴致下面流血

案發清晨,家裡只剩被告與女傭在家,女傭也一大清早起身開始做家務。

當她在臥房抹地時,僅在下半身圍上毛巾的被告從後抱住女傭。

女傭用手臂推撞被告,然後跑到客廳。

過了一會兒,女傭因感到肌肉酸痛,向被告借了一瓶按摩露使用,正當她在按摩自己的頸肩膀部位時,被告突然搶過按摩露,強行把女傭壓制住,伸手進她的上衣為她按摩。

被告承認他在這時候已經慾火焚身,只想與女傭上床。

他接著把女傭推倒在床上,硬搞她和用手指亂搞她。

女傭拚命嚷嚷「不要」和「痛」,但體重只有41公斤的她沒法推開趴在她身上的被告。

由於被告的行徑粗暴,導致女傭的下面流血,床上毛巾也出現血跡。

被告看見血跡後,他停止搞女傭。

案發約一小時後,女傭趁被告睡覺時逃離住家,在路上向陌生人借電話報警。

上班時「撞鬼」 心情受干擾才犯案

被告求情稱,案發期間他在上班時「撞鬼」,心情與精神大受干擾,因此才會犯案。

代表律師為被告求情時指出,被告落網後接受精神評估時透露,案發期間他在工作地點遇到「靈異」事件,導致他的精神受到困擾。

被告稱自己並非預謀犯案,他對於自己能做出這種事情大感驚訝。

雖然被告稱他患有硬起障礙症,但醫生檢查後認為,他大多時候沒有硬起障礙,案發時是有可能犯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