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國會下議院今天為巫統丹絨加弄國會議員諾奧馬的禁足令一事鬧得不可開交。最終在下議院院長莫哈末阿里夫調解下,諾奧馬接受議長維持禁足令的最終決定。

今天較早前,諾奧馬在國會午休前「闖入」議會廳挑戰下議院副議長倪可敏發出的禁足令,而引髮長達15分鐘的罵戰。午休後,國會在下午2點半復會,由議長莫哈末阿里夫負責主持,並給予諾奧馬機會自辯,惟整個議會廳又再陷入15分鐘罵戰。莫哈末阿里夫最終決定維持倪可敏的指令,即禁足諾奧馬踏入議會廳3天。

【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隨後,諾奧馬在國會走廊接受媒體圍訪時表示,接受議長阿里夫援引議會常規第44條文所做的最終決定。「但是我不接受來自安順的副議長(倪可敏)今早的指令,因為我不在。」「我不會收回我(昨天)在國會導致我被禁足的言論,即『安順(國會議員)不夠資格當議長』。」議長給機會自辯基於諾奧馬為了禁足令一事鬧得不可開交,莫哈末阿里夫今午在國會午休復會後,給諾奧馬機會自辯。

【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諾奧馬表示,若倪可敏昨天即使用議會常規第44條文施予懲罰,則大可接受,因為當時確實違抗議長指示。「但是這事情在昨天發生,為何(今天)才來懲罰我?」他堅稱,若倪可敏隔天才對付,就應該使用議會常規第44(3)條文,並由部長動議,而不是沒有根據議會常規條例就懲罰議員。他續稱,昨天發言只是為了確認倪可敏是否真的發表「塔利班論」,要是媒體扭曲言論,對方大可起訴媒體;若言論屬實,對方也可大方承認是以國會議員或州議員身份發言,這樣就能夠讓人理解。

【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承認昨天的言論諾奧馬的發言顯得冗長,議長莫哈末阿里夫隨即打斷,提醒諾奧馬說,在議會外發生的事情與現在要決定的事情無關。阿里夫接著拿出國會記錄(hansard)念出諾奧馬昨日的發言,並詢問諾奧馬是否否認這麼說過。諾奧馬昨日的發言是:「YB(尊貴的)回答啦,如果怕面對(自己的)言論,就沒有資格做議長。要是YB在外說這樣,在(議會)裡面又不一樣,怎樣做議長?讓議會丟臉而已,侮辱YB穿著的大衣和宋谷……」諾奧馬隨即說:「我沒有否認,我確實這麼說。」

【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再次喧鬧而休會向諾奧馬確認挑戰議長的言論後,莫哈末阿里夫重申,在議會外面發生的事,屬於外面的事情,因為這是政治,而議會裡所發生的事情,議長有必要仔細觀察。「我發現丹絨加弄所說的很明顯在挑戰議長,這已經違反議會常規。所以我會維持副議長的指令。這是最後指令,我不會再聽任何東西了。」惟阿里夫的決定再度掀起罵戰,諾奧馬及多名國會議員紛紛站起來高呼,要求打岔解釋,惟議長都不予理會。阿里夫重申,倪可敏早上的指令是最終指令,而且已給機會諾奧馬自辯,卻也不見對方撤回言論。

【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他更指示國會傳令官實行任務,準備把諾奧馬帶走,惟議會廳里依然吵得不可開交,阿里夫最終下令休會15分鐘,才平息糾紛。較後,倪可敏也在推特上表達對諾奧馬的不滿。他指出,所有國會議員受薪和獲得津貼,因此必須出席下議院開會。「諾奧馬必須自問為何當議長念出他的禁足令時,沒有身在國會。這樣的傲慢態度必須要避免和成為教訓。」質問「塔利班論」事緣,昨日下午伊黨巴西馬國會議員阿末法里(Ahmad Fadhli Shaari)在辯論國家元首施政御詞時,諾奧馬中途打岔,站起來質問倪可敏的「塔利班論」。

【諾奧馬「闖入」議會廳挑戰禁足令一事】議長莫哈末阿里夫終於出手了!

諾奧馬以激動的語氣質問倪可敏,對方是否真的有提出這番言論,而在下議院引發近5分鐘的罵戰。倪可敏3月3日指出,巫統與伊黨若執政,大馬將成為阿富汗的塔利班,永遠走上不歸路。倪可敏昨日在國會走廊受詢會否為「塔利班論」道歉時,他反問媒體,「為什麼要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