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界之恥?百萬學童的空腹耶誕…聯合國兒福史上首次「救濟英國」

第一世界之恥?百萬學童的空腹耶誕…聯合國兒福史上首次「救濟英國」」

「『放任貧困』…是一種政治性的選擇。」遭遇脫歐、疫情、與「耶誕節危機」多重包夾的英國,目前正進入恐懼大於歡慶的年末挑戰。其中因疫停課而加劇階級壓力的「兒童營養貧困」問題,更是因為年末、長假與全國性失業率爆增,而於耶誕節前夕擴大爆發。根據統計,最多330萬英國學童正處於「三餐不繼」的飢餓危機。鑑此,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16日也對英國發出緊急救援,準備協助南倫敦最迫切待援的1萬8,000個學生溫飽過冬——儘管UNICEF的支援規模只能算是「拋磚引玉」為目的,但這卻已是該組織成立74年來、英國史上第一次需要「被救濟」,為此英國政壇也極感難堪,甚至稱這是「社會無能、無義…最恥辱的一天」。

▌背景故事:〈英國百年「營養午餐」大戰:拉什福德的130萬挨餓學童便當〉

英國當前的「學童挨餓問題」,是數十年累積的政策惡果,其長期原因是英國的社福制度無法有效照顧中下階級的學童營養問題,並因為一連串的預算撙節、效率化目的,大幅縮減了自二次世界大戰後以來的「校園營養午餐政策」,最終不僅直接衝擊、破壞了英國的飲食習慣,更造成了嚴重的學童營養失衡問題。

此一問題,在疫情爆發之前,就以營養午餐垃圾食物化,導致學童營養失調與慢性疾病加劇等…現象而廣受討論;但在2020年COVID-19來襲後,自春季開始的英國各級學校紛紛停課,數百萬名原本仰賴「公給營養午餐」作為一天中唯一均衡正餐的英國學童,頓時陷入了營養失衡、甚至惡化成三餐不繼的結構性飢餓危機。

二戰時的英國兒童,正在接受戰時美援的食物補助。  圖/美國國會圖書館二戰時的英國兒童,正在接受戰時美援的食物補助。

這種誇張的狀況,一度因為英格蘭足球明星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的挺身號召,而成為全民動員「搶救下一代」的社會運動;但過程中,英國保守黨政府——特別是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本人——卻不斷抵制「由政府出面…主動供餐」的政策呼籲,因為政府已經特別發出了低收入防疫補助,所以沒必要再次破例,把營養午餐的爛攤攬回政府頭上、養成弱勢家庭依賴政府福利的壞習慣。

不過對比當紅足球明星的誠懇呼籲,強生政府的得理不饒人,卻被輿論猛烈譴責「何不食肉糜」。因此在反覆的拉鋸、拖延與公關危機後,保守黨政府後來也多次讓步,陸續多次撥出特別緊急預算,補助並支持各級學校在停課、假期與學期結束後的「學童應急供餐計畫」。

但相關的支援似乎仍不足以解決數百萬學童的「空腹危機」,因為原本作為調度單位的校間基層、社區志工,也因耶誕節-新年的長時間連假、以及英國當前的全國級防疫封鎖,而遭遇了人力、物資與分配的動員限制。年假佳節的緊繃情況不降反增,唯因各地疫情嚴重、封城風聲加劇更慘,所以才暫時沒有得到進一步的施壓、支援與追蹤。

直到12月16日,聯合國麾下的兒福單位「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收到了來自英國前線的「急難通報」,於是緊急提撥了救助應急預算,要救濟1萬8,000名南倫敦的挨餓學童「渡過寒冬」——此一撥款,也是聯合國成立以來,自詡為「第一世界先進國家」的英國,史上第一次被UNICEF大規模救濟自家兒童。

 圖/歐新社

事實上,UNICEF本次對英國的「兒童救濟」,初期款項與受助人數都不算多,只有25萬英鎊、約略1萬8,000人。其支援形式主要為現金撥款與企業協調,內容包括與在地的社工倡議「School Food Matters」合作,並協調蔬果物流中盤商Abel & Cole捐贈1.2噸的新鮮水果、以補充應急餐盒的營養均衡——之所以會引發社福圈與政壇的悲憤情緒,主要是情緒與政治上的顏面問題,「這算什麼政府應變?我們自己的下一代,竟然淪落到要聯合國來救濟…」

不斷主張應該擴大學童免費供餐的在野黨——工黨——就逮住機會痛罵,認為保守黨政府明明早已認知到校園飢餓問題,卻始終不願面對結構性貧困的危機。拖磨了一整年,最後竟然要搞到UNICEF來救援?這不僅只是道德上的知恥問題,而更是一種蓄意的無能、不做為之惡,「難道一定得搞到要和戰地兒童爭奪救命資源…這才算盡力?才算有能驕傲嗎?」

「英國政府已經有所投入了…就和過去的營養午餐承諾一樣,政府會確保兒童不至於在耶誕節挨餓。」英國首相官邸的發言人如此回應。

「我們可以救急、但沒辦法救窮,英國政府與社會仍應提出長期政策,才能解決結構性的食物貧困問題。」UNICEF的英國負責人表示:「不是只有英國,全世界的孩子們,沒有人是該生來就當挨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