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控制了嗎?親密關係中 話語控制背後的5個原因

人有一種可怕的欲望,想要窺探別人的內心,傳遞自己的恐慌,為別人和自己一樣悲傷恐懼而感到安慰,想要操縱別人,在得知別人受到自己影響時自鳴得意。這些都是難以啟齒的,我們心中的惡魔。

——奧爾罕·帕穆克,《白色城堡》

要記得,有毒的話語的危害性,主要在於控制者用看似符合某種邏輯的話語,隱藏了自己真正的目的。控制者以善意的偽裝,說著迷惑人的、似是而非的話。

實施控制的人不一定是「病態自戀者」:只要條件允許,每個人都可能實施控制——在親密關係中,這樣的機會多的是!除了剛才所講的吸引,還有五個實施話語控制的原因:隱瞞某些事情、改變對方或為自己辯護、挽留對方、逼走對方,以及詆毀對方。

隱瞞某些事情:百分之九十都是想隱瞞婚外情。

常見的情況是,夫妻或情侶中的一方,想要隱藏某些可能會危及雙方關係的行為,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婚外關係。

這裡面也包含了多種可能,比如不再愛對方了、對對方失去了「性趣」、同性戀、私底下在經濟上幫助某些家庭成員、被解雇、破產、生病,或者是,重組家庭中的一員,頻繁看望和前任所生的小孩(以迎合伴侶)等等。這些情況下使用的控制技巧不容小覷,因為它們的目的是蒙蔽對方。

改變對方或為自己辯護:「你就是想讓我內疚!你總是這樣,你從來不承認自己犯的錯!」

要求另一半改變行為、習慣,是很棘手的事情,通常都會產生反效果:這樣的要求會被當作批評,有時候甚至會被當作攻擊,轉而引起對方的反擊,對方會以多少有點道理的指責來回敬你:

——「你想讓我承認是我的錯,是吧?」

——「不是啊!我只是想讓你不要……」

——「你就是,你想讓我內疚!而且,你總是這樣,你從來不承認自己犯的錯!」

然後,兩個人就開始吵起來了……互相指責,有時候甚至是對罵,每個人都試圖——以自己在這方面不可否認的才能——讓對方感到不快。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對方沒有改變,自己也沒必要改變。

互相指責

在一個性別越來越平等的世界上——即便這種平等遠沒有完成,兩性都要徹底改變對彼此的看法和行為。

互相指責並不能使提出的要求得到接受和採納。也許提出要求的人,會嘗試其他的方式,更巧妙一點的,有時候甚至是更有風險一點的,直至找到「好的」、能讓自己的要求得到滿足的提出方式。

挽留對方:「你怎能離開我?」

在這種情況下,控制行為的發生是為了留住想要疏遠自己,或是想要放棄這段感情的人。

如果是要挽留疏遠自己的人,控制者放出的信號會是分散的,但也能感覺到被疏遠的距離感;

如果要挽留想要放棄這段戀情的人,控制者放出的信號則很明確:「如果還繼續這樣的話,我就離開。」(言下之意:挽留我),甚至更明確:「我要離開了。」

讓人絞盡腦汁維持親密關係的原因很多,可能是因為一方還愛著另一方,可能是為了維持表面的關係,或是因為財務方面的牽扯。這個時候,控制情感(使對方內疚、情感勒索、威脅)便會如約而至。

逼走對方:從心理上打擊,反覆羞辱、損害對方的尊嚴等。

這種卑劣的行為是很危險的。

控制者從自身和金錢的角度上考慮,認為以這種方式離開對方,自己的損失更小。一切的打算,只是為了讓不再被愛的一方,先提出離開!

在這種情況下,控制者會故意破壞雙方的關係,指責對方讓生活變得不堪忍受。

為了達到目的,他主要會從心理上進行打擊:反覆羞辱、損害對方的尊嚴等等。

詆毀對方:孤立對方,讓他在親人、孩子、朋友,甚至是法律面前,失去信譽。

這裡講的是暴力指責,旨在孤立對方,讓他在親人、孩子、朋友,甚至是法律面前,失去信譽,向眾人呈現自己建構出來的對方的形象,或者實施報復。

最惡劣、最具破壞性的控制手段,在這個時候都會用上。

這種情況,通常出現在兩個人分手和離婚的時候,在家暴發生後,也能見到。家暴的實施者,通常是男性,會試圖將受害者描繪為說謊者和始作俑者。

不同的手段,同一種武器——語言:分為情感控制與精神騷擾,以及一系列譴責、抹黑、摧毀對方的行為。

控制的原因各式各樣,控制者使用的「武器」卻只有一個,那就是語言。

如果用埃米爾‧本維尼斯(Émile Benveniste)的觀點來解釋,就是使用語言來規劃和組織對方的想法。在手段上,花樣也是層出不窮。

如上文所述,控制者常常會嘗試多種手段,以便找到那個對他來說最有效的……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把這些手段歸為三組,或者說三類,有平凡無奇的,也有極為陰險、狡詐的:情感控制、精神騷擾,以及一系列譴責、抹黑、摧毀對方的行為。

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控制的受害者,並不容易,因為控制的目的就在於讓我們對自我和自我感知產生懷疑。

雖然有些控制是比較顯而易見的,但是那些最有害的,恰恰是最難以看透的。

想要看清這些控制行為,首先要能識別它們、定義它們、闡述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