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四起,竟不見政府官員關切

中南部旱象嚴重,最近不少縣市更接連發生嚴重的火燒山事件。阿里山近日森林大火,連燒三天仍餘燼未滅;新竹尖石林區火災,燒毀三萬坪林木。在此之前,嘉義番路林班地二月連燒三天,出動直升機灌救;三月高雄美濃火燒山三天才熄滅,台中和南投更有一天合計發生百起火燒山的紀錄!下月即將進入清明掃墓高峰,大旱之際,處處野火,政府的對策與行動呢?

上述火災,有些是民眾提前掃墓燒香紙不慎所引發,半數以上森林火災原因不明。無論原因為何,久未降雨,風向多變,野火亂竄,在在增加灌救的難度。其中,涉及防火對策、林火監測和氣候治理等多層面問題,蔡政府不能只歸咎天乾物燥或民眾用火不慎,也不能把事情推給地方政府,卻不做任何預防和警示。但火燒山事件如此頻繁,卻不見任何政府官員對此表示關注,山林難道是個「三不管」地帶?或者蔡政府太會「趨吉避凶」,看到不妙現象便三緘其口?

全球氣候變遷導致火災頻繁,也助長野火的規模,並為人類與生態帶來災難。從二○一九到二○二○年延燒八個月的澳洲大火,在反常高溫和長期乾旱下,焚毀澳洲廿一%的森林,燃燒面積達四‧七倍的台灣,造成卅三人死亡和十億隻動物喪生。去年美國加州大火,燒毀面積達三分之一個台灣,天空被染成詭譎的血紅色。全球暖化為美國西部帶來破紀錄的熱浪,極端氣候是野火燎原的主因。

台灣近期的山林火災,也許登山客用火不慎,也許是掃墓香火引發;但若非正值中南部乾旱,不會如此易於延燒。台灣正面臨六、七十年來最嚴重的大旱,野火四起,不僅搶救困難,危及森林生態,更燒出了林火監測機制失靈的問題。每一場大火,除焚毀林中植物,棲息林中的鳥獸昆蟲皆同遭其殃;而林火所造成的空汙,更完全抵銷人們日常減碳的努力,這難道不是嚴重問題?

蔡政府近年雖全力推動能源轉型政策,但對於更前端的氣候治理,乃至國土綜合治理,卻幾乎一片空白。蔡總統今年的元旦談話,曾承諾要積極找出最符合台灣永續發展的氣候治理路徑;但她的美麗諾言要如何轉化為政策,落實為行動,卻一片霧茫茫,看不出形狀。僅看政府應對缺水問題的表現,對農業一味採取休耕補貼,對工業則只有課徵用水大戶耗水費一招,對水庫缺水、山林大火則幾乎束手無策,讓人失望。

再看,蔡政府的「非核家園」目標,最初只供奉民進黨的反核神主牌;後來在環團壓力下,想再塞進一張「減碳牌」。如此一來,能源政策在「非核」和「減碳」間拉扯,左支右絀,既難以滿足非核的供電需求,又達不到減碳的目標。蔡政府高舉非核口號,但當人民開始拒絕用肺換電,「非核家園」即註定跳票。蔡政府被逼急了,開始不顧生態與環境,全台從埤塘、農地、濕地到海岸,逐一淪陷在太陽能板和風機肆虐下;最後,政府竟還要人民在藻礁與燃煤間二選一。

近期層出不窮的火燒山事件,正是政府治理失靈的一環。台灣因為乾旱而缺水,山林因為缺水而易於起火,政府因忙於政治宣傳而無暇關注環境災情。這種現象,跟蔡政府一味追求反核,卻不顧電廠燃煤和汽機車排放造成空汙如出一轍;為了減碳而犧牲藻礁,也是一樣的心態。

極端氣候下,旱澇交替恐成常態,野火頻率也在上升。蔡政府五年,台灣走到缺水缺電又缺氧,人民被迫臨渴掘井,這不該是台灣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