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賜輪Long Stay告一段落 當地居民依依不捨自拍留念

擱淺蘇伊士運河的長榮海運(2603) 長賜輪,經過有關當局多日搶救後,船身終於在29日浮起,儘管運河幾時暢通仍不得而知。不過,運河兩旁居民對龐然大物的新鄰居想必有些依依不捨 。

巨無霸貨櫃輪長賜輪矗立在蘇伊士運河上,運河兩旁可以看見低矮的紅磚樓房、正在吃草的水牛,以及與零星幾棵棕櫚樹相依的農田綠地。長賜輪就像一座全球化的歷史遺跡,滯留在埃及的尋常農村景色裡。

長賜輪自上周擱淺後,運河兩旁的居民彷彿搶到搖滾區座位,能搶先觀察這起擱淺事件,畢竟蘇伊士運河阻塞攸關全球經濟的運轉。

運河旁的居民法特瑪說:「我們從未見過有船隻卡在這裡這麼久」。她居住的區域可聽見往來船隻的鳴笛聲。她指著長賜輪說,附近的小孩甚至利用長賜輪在夜間照射的聚光燈玩捉迷藏。「我們已經跟它變成朋友了!」

在挖泥船、拖船及工程師團隊快馬加鞭幫助長賜輪脫困之際,蘇伊士運河以北的附近農村居民,正沉浸長賜輪擱淺的新奇氛圍中。

有些居民以長賜輪為背景跟它自拍,或向長賜輪的船員揮手示意,也有人像法特瑪一樣,想像這艘船載運什麼貨物到全球市場。

法特瑪接受媒體採訪時輕聲笑著說:「我要在新房子裡規劃一間臥室和客廳」,她帶著懷念的眼光望向長賜輪,船上可能載著數以千計不同顏色的貨櫃。

另一位埃及居民艾瓦德,從小與父親在蘇伊士運河捕魚維生,他祖父在一艘挖泥船上工作。這艘挖泥船負責清除1973年贖罪日戰爭遺留的船隻殘骸。艾瓦德說:「當我初次聽到這艘船(長賜輪)的消息,我驚慌失措。我知道運河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有多重要。」

長賜輪。路透
長賜輪。
長賜輪。路透
長賜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