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捏造的受難者微笑?赤柬屠殺「死囚照片」改圖倫理風波

▌被捏造的受難者微笑?赤柬屠殺「死囚照片」改圖倫理風波

「懂得笑,就不會恨了?」一名愛爾蘭藝術家拉夫里(Matt Loughrey)透過網路新聞媒體公開自己的攝影展企劃──重現1975-1979年赤柬時期,遭囚禁在柬埔寨惡名昭彰的「S-21監獄」的政治受難者照片,引發了倫理爭議。拉夫里將這系列由赤柬政權拍攝的囚犯黑白照片重新上色,搭配整理受難者的故事整理為攝影計畫。但是這些涉及屠殺受難者的照片,卻被拉夫里後製改造了「不存在的微笑」,以及搞錯受難者當事人的背景故事,而被家屬抗議的一連串爭議。到底為何拉夫里要「刻意製造受難者的微笑」?涉及的倫理問題又是什麼?

「這些肖像照片經過重新上色,呈現了悲劇中的人性化。」拉夫里在《Vice》專訪中,如此描述這個攝影新企劃概念。在過去,拉夫里就曾經多次用此藝術手法進行創作,先後也曾將英國戰爭博物館館藏的納粹集中營的女囚肖像重上色、以及將60年代太空時期的NASA歷史照片上色,並刊登在《國家地理雜誌》上。

但在這一次的創作中,拉夫里隨後卻被網友揭發,專訪沒有提及的是,他除了重新上色外,更曾修改照片,將部分受難者的表情改為微笑,而在網路社群上引起軒然大波。為此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出面澄清,館方根本從未跟拉夫里聯絡。儘管Vice已緊急將文章下架,但未能回應「製造微笑」的質疑;而作為採訪者的Vice,又是否善盡了媒體查證的責任?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館藏照片,為原始受難者照...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館藏照片,為原始受難者照片。

攝影企劃的歷史背景,是柬埔寨近代歷史上最為血腥黑暗的一頁——紅色高棉(Khmer Rouge,或譯作「赤柬」)——於1970年代的暴政屠殺。當時柬埔寨共產黨總書記波布(Pol Pot)主政的極左獨裁政權,發動了一系列政治清洗、下鄉勞改甚至於種族滅絕的恐怖統治;在1975至1979年間的屠殺高峰時期,更是導致了柬埔寨多達170萬人喪命的悲劇。

赤柬殺戮的關鍵所在之一,就是這座S-21監獄。在紅色高棉執政期間,累積超過1萬4,000多人被關押至此,這些人多半是前朝高棉共和國的官員、或是赤柬認定的「叛黨者」與「資本主義中產階級」,但實際上涵蓋了柬埔寨各個社會階層、而且不分年齡老幼,更包括了曾經同情支持柬埔寨共產運動的知識分子們,只要被認定「對政府不忠」就會被抓進S-21。

進入S-21的囚犯,首會先被測量體重與拍照等「檔案記錄」,而接下來的命運只有慘無人道的審訊逼供與虐待,數以萬計的囚犯最後倖存者,根據記錄只有10多人。與集中營如出一轍的S-21監獄,也就成了紅色高棉最令人髮指的人間煉獄;隨著赤檢的終結,S-21後也改名為吐斯廉屠殺博物館,用以紀念死於極權的亡魂。

波布。 圖/維基共享
波布。
圖為赤柬時期受害者遺骨。 圖/維基共享
圖為赤柬時期受害者遺骨。

在Vice專訪中,提到原本這些照片是出自赤柬政權拍攝的囚犯檔案照,人們直視鏡頭、身上掛著編號標籤。儘管大多數人面無表情,但其中卻有幾張照片,被攝者對著鏡頭露出微笑。該文的撰稿記者麥克菲爾(Eliza McPhail)便詢問,為何其中幾個人是笑著的?拉夫里甚至解釋說:「根據我的觀察,女性比男性更常微笑,我想這很大程度是因為當時她們相當緊張。當人有事情想要隱藏時,我們總是會微笑……另外一個原因則是,他們可能想要對抓他們的人表達友善。」

然而這個微笑意圖,也只是拉夫里的個人揣測與詮釋;儘管有其個人攝影的創作脈絡,但是在這個涉及人道悲劇的歷史事件之中,卻也引來欠缺對當事人的尊重、淡化歷史慘案的批評。

而當被問及是否理解這些受難者所經歷的事,拉夫里則說:「我特別了解一個囚犯,他的名字叫做博拉(Bora)。在赤柬時期,他曾遭處電刑、最後被燒死。」拉夫里更指證歷歷地描述博拉是個農夫、拉夫里也與他的兒子有聯繫、更曾查閱過相關歷史資料等等。

但就在不久後,拉夫里便被踢爆,他把照片「刻意修圖」讓被攝者露出微笑。許多柬埔寨網友翻出吐斯廉屠殺博物館的原始照片,發覺原本的受難者表情與他所展示出的彩色照片完全不同。而除了這些「被強迫微笑」個案之外,拉夫里更遭到指控,說他前述提到的博拉故事,與事實截然不同。

 圖/取自吐斯廉屠殺博物館、Matt Loughrey

根據BBC報導,一名叫做莉迪亞(Lydia)的女性便發推文出面指認,自己正是那位「博拉」的姪女,她表示因看過原始照片,她相信這張伯父的照片沒有經過表情修改。「我們並不確定伯父是怎麼過世的。有可能是我們自己沒有看到相關的歷史紀錄……但(拉夫里提到的)剩下內容都是錯的。他不是農夫,是一個小學老師。拉夫里也不可能跟他的兒子有所接觸,因為他唯一的孩子也早就死了。」

根據《東南亞環球網》(Southeast Asia Globe)報導,博拉真正的名字叫做Khva Leang,是一位同情共產黨的老師,原本相信在理想的情況下,赤柬能夠建設新柬埔寨,但卻在大屠殺中仍然難逃一死。在推文中,莉迪亞也寫道:「負責任的新聞報導是很重要的,尤其是當報導內容是在重述種族滅絕受害者的真實故事時。因為這些受難者,他們都還有家人、也還有深愛的人還在這個世界上。」

一位網友也在推特上評論:「沒有任何文字能夠精確描述那些臉孔背後的真正情緒,他們都知道自己在拍完照片後不久,就要被殺死。但如今,他們卻被修圖成快樂的、微笑的肖像,只為了某種『藝術價值』的炫耀。這是非常令人反感且冒犯的行為。」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館藏照片,為原始受難者照...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館藏照片,為原始受難者照片。

柬埔寨政府亦已發聲明:指出照片屬於博物館所有,「這些改圖影響了『受害者的尊嚴』」外交部更指若拉夫里不將圖像刪除,將會採取法律行動。

至於拉夫里,則是拒絕對BBC、The Globe媒體進行回應,但曾指說這些指控都是「胡說八道」 (nonsense),並堅稱他曾經與受難者家屬溝通。現今Vice已將報導下架、並加註道歉聲明:「拉夫里對受害者照片所進行的編輯不只有上色。本篇報導不符合Vice的編輯標準原則,因此已將文章移除。我們對錯誤感到懊悔,也將繼續針對本文在編輯台的產製結果進行調查。」

「遲到的正義,總比沒有好。」紅色高棉的殘酷過去,相隔40多年終於在2018年時,首次被金邊法院認定為「種族滅絕」,同時前赤柬的高層——農謝(Nuon Chea)與喬森潘(Khieu Samphan)——也因多項罪名判處無期徒刑。另一方面,當年主管S-21監獄的監獄長康克由(Kaing Guek Eav),則是先在2010年判處反人類罪而入獄服刑(首位被判罪入獄的赤柬高層),康克由在服刑期間於2020年病逝,死時77歲。

康克由曾在面對法庭審判時解釋,自己只是執行黨中央的指令,並向受害者家屬親口道歉。家屬自然無法接受這個「平庸的邪惡」說詞,而康克由對於自身犯下的罪孽如此陳述:

「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感懊悔。但對此,我無能為力。」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館藏照片,為原始受難者照...
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的館藏照片,為原始受難者照片。